您当前位置:首页>园林动态>园林动态
网师园与近代名人


建筑无多,山石有限,苏州古城南端阔家头巷内,有一座佔地仅八亩馀、以“渔隐”为主题而构建的宋代江南名园—网师园。这座宅园被中国著名造园家陈从周教授推崇为“小园极则,在全国的园林中,亦居上选,是‘以少胜多’的典范”,曾吸引过诸多中外名流,留下一段段歷史佳话。

  网师园,原a是南宋吏部侍郎史正志退居苏州时,于一一七四年所筑的一座府宅园林,元、明两代,沧桑更迭。辛亥革命后,东北军阀张作霖以三十万两银子购得此园,一九一七年赠与其师张锡銮作庆寿大礼。

  一九三二年,张大千和二哥张善孖,因与张锡銮儿子张师黄十分要好,借寓张锡銮本人从未住过的网师园,他俩将殿春簃闢作画室,取名“大风堂”。同时居住其中的,还有近代金石书画家叶恭绰等人。

  张善孖张大千养虎作画

  在张大千眼里,“网师园具有中国建筑所特有的长处:庭园、书房、画室融为一体,淡朴、简易、雅致。用建筑、山石、池水、花木巧构佳景,多变、巧借、曲折。捲帘一看,窗外蓝天白云,山光树影,尺幅窗,无心画,每一扇细木格窗外,都是一幅绝妙的画。人在画中,画中有人。”张大千引用唐人诗曰:“道由白云尽,春与清溪长。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之后,他评价道:“这一方幽幽小园,就是深柳读书堂,我爱它独步千古。”

  张大千的二哥张善孖自幼热爱美术,曾两次到日本专攻绘画,擅长画虎,被称为“画虎大师”。林语堂在《善孖的画》一文中写的:“他画的虎,一肩,一脊,一筋,一爪,无不精力磅礴,精纯逼真。”

  一九三五年,国民党军长郝梦麟的部队在贵州的深山洞窟里得到一隻虎崽,带回汉口后送给了当时的总参议朱伯林豢养。朱伯林将虎崽赠予张善孖。虎崽落户网师园后,被取名“虎儿”,张善孖与虎儿日夜相伴,常以此虎为模特儿作画。

  民国“报刊补白大王”郑逸梅在《网师园人物写照》一文中写道:“善孖别号虎痴,他畜虎一头,不用锁链,纵放在园中,虎能听从他的指挥,很为驯伏,虎张开头口,他把头部送进去,人们看了捏一把汗,他若无其事,虎也从不侵害他。”

  郑逸梅先生在《书家马公愚的伏虎小影》一文中记述了一则虎儿的趣事。“有一次,马公愚赴苏州网师园游览,张善孖请马公愚骑在虎背上拍一照,且保证安全。马公愚姑妄试之,但瑟缩发颤,拍就下虎背,还是心有馀悸,可是他说着硬话:‘我虽没有降龙,却已实行伏虎。俗语谓骑虎难下,在我来说,是没有这回事的’”。

  虎儿葬于网师园内

  一九三五年五月,张大千在苏州网师园内于酒后作六尺中堂虎儿一幅,命名《虎啸图》,形神兼备。张善孖在画上补景题诗。此画后被一日本人高价购去。消息传出,登门请张大千画虎的人络绎不绝,并有人奉承张大千绘虎技艺,超过其兄善孖,愿以十倍于善孖作品的价格求购,致使张大千大怒,不仅一律断然回绝,还特别题写楹联以示其志:“大千愿受贫和苦,黄金千两不画虎!”

  虎儿猝死后,被葬于网师园内冷泉亭、殿春簃之间的假山石下。张大千与二哥善孖在一九三七年“八.一三”抗日战争爆发前夕离开网师园。

  抗战时期,张善孖曾画了许多威猛的老虎,分赠给前方抗战将士。“八.一三” 后,日军进攻武汉,张善孖用白布绘了巨幅国画《怒吼吧──中国》,画了二十八隻老虎,象徵全国二十八个行政省,正在追逐扑吞落日,在中国国画界开抗日宣传画之先河。

  一九四○年,为中国的抗战事业四处募捐的张善孖得知陈纳德将军在美国组建志愿航空队援华抗日,遂将画作《飞虎图》赠与陈纳德。

  张大千在苏州网师园寓居期间,曾赴北平中山公园举办自己在北平的第一个画展,展出的作品不论是在意识、技法、用笔、着色还是在临摹仿古画等方面,都与北方画界的绘画风格与习惯大不相同,极大震撼了京城画坛。

  一九八二年,苏州收到张大千专门寄自台北的一纸墓铭,上题:“先仲兄所豢虎儿之墓”。一九八六年,苏州市园林管理局按此书镌刻了墓碑立于网师园殿春簃院内,附有跋语:“事隔五十年,大千先生怀念旧居,寄情虎儿,为题墓碑,自台湾辗转遥寄苏州,故园之思,溢于言表”。

  基辛格妙喻“曲径通幽”

  一九九四年五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游览苏州网师园时,对时任苏州市长章新胜说:“苏州园林精巧雅致,曲径通幽,用隔景手法创造出一个个新的境界。我想中美关系就像这种造园手法,曲径通幽,前景将是无限美好的。”

  基辛格在殿春簃、冷泉亭前频频留影,他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内的明轩我去看过,还与施工人员一起拍照留影。明轩到底是仿製品,无法与这个实景媲美。”

  一九八○年六月十八日,由苏州园林设计所设计的一座以网师园殿春簃为蓝本的“明轩”庭园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二楼落成。“明轩”佔地四百多平方米,园内有屋宇、曲廊、山石、碧泉和小亭,这座具有典型的明代风格的庭园,作为中国园林走向海外的开山之作,自正式对外开放迄今,一直为世人所瞩目。

  当年全程参与明轩工程的原苏州园林设计院院长、一级註册建筑师、高级建筑师张慰人在接受本报记者採访时表示,“明轩本来是博物馆为了陈列其珍藏的中国明代黄花梨傢具而建造,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盒子把傢具装起来,结果,这个盒子与里面的傢具却融为一体,明轩竟亦成为博物馆的一个重要展品,这就是成功。”

  关于明轩,中国著名女作家丁玲在《纽约的苏州亭园》一文中写道:

  转过屏风,苏州亭园就像一幅最完整,最淡雅,最恬适的中国画,呈在眼前。清秀的一丛湘妃竹子,翠绿的两棵芭蕉,半边亭子,回转的长廊,假山垒垒,柳丝飘飘。青石面铺地,旁植万年青。后面正中巍峨庄严坐着一栋朴素的大厅,檐下,悬一块黑色牌匾,上面两个闪闪发亮的金字:“明轩”。

  丁玲继而表述道:

  中国艺术的特点就是能“迷”人。我们的古典文学艺术,不也是这样,能使人着迷吗?你看,“明轩”正厅里的布置与摆设,无一处是以金碧辉煌,精雕细琢,五彩缤纷,光华耀目来吸引游人,而只是令人安稳、沉静、深思。这里几净窗明,好似洗净了生活上的繁琐和精神上的尘埃,给人以美、以爱、以享受,启发人深思、熟虑、有为。

  随着美国明轩的爆热,令在苏州的“孪生姐妹”网师园殿春簃迅速享誉海内外。“殿春”,指春末。“簃”原意指高大楼宇边用竹子搭成的小屋。园中半亭“冷泉”,亭倚墙而筑,“坐石可品泉,凭栏能看花”。“涵碧泉”取意宋代朱嘉诗句“一方水涵碧”。这种以小见大的水面处理手法,令基辛格浮想联翩,他在网师园内风趣地说:“如果从运河乘船到北京,也许比从美国乘飞机到北京还要遥远吧?”

  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四年,中、星双方在网师园集虚斋的二层小楼(俗称“小姐楼”)上,就苏州工业园区合作专案展开了数次会晤、谈判、商榷。

  李光耀殿春簃赏崑曲

  当参加会谈的人员踏进清幽雅致的网师园时,从吴作栋总理到新加坡的各级官员,大家都说:“好地方!选了一个好地方!”谈判之馀,他们都会流连忘返,看庭院山石,看红木傢具,看亭台楼阁,看书画,连声赞道:太美了,太美了,新加坡看不到这些!

  曾担任苏州市借鉴新加坡经验办公室负责人、园区第一任秘书局长的廖建回忆道:“我记得在休息时,有位新加坡朋友在小姐楼外凭栏观景,脸色凝重,自言自语,但一字一句听得真切。他在说:中国实在太大了。”廖建很奇怪,怎么看这么小的一个园子,你会看出一个“大”字来,发出“太大了”的感慨?后来他才明白:外国人在苏州网师园感受到的,是中华民族的创造力与深厚的文化底蕴,并由此联想到其广阔的国土与这个民族的一切独特优势。

  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一日。黄昏时分,头髮花白的新加坡政府资政李光耀偕夫人观赏网师园“古典夜园”节目。

  李光耀先后在主厅万卷堂观看了开场节目“跳加官”;在面阔五间的带厢内厅撷秀楼,欣赏传统崑剧《十五贯》中的折子“访鼠测字”;在看松读画轩,沉醉于如行云流水、委婉流畅的古装独舞“春江花月夜”。

  殿春簃庭院内,曲栏环绕,峰石点缀,“花影移墙,峰峦当窗”,“尚留芍药殿春风”。平台上铺上了红毡,著名崑曲青年演员王芳表演的传统崑曲《牡丹亭》中的《游园》,“婉丽妩媚,一唱三嘆,流丽悠远,曲情理趣”。

  还有在临池的月到风来亭,从濯缨水阁中飞出的一缕洞箫声,网师园西南侧的琴室里的古曲《高山流水》,等等,在网师园度过的这个古韵唯美的夜晚,深深印在李光耀的记忆里。

  九个月后,中星合作开发苏州工业园区正式在网师园签约。

  一九九五年八月,李光耀资政的夫人由女儿陪同,再度游览网师园。

友情链接 :苏州园林名录专栏 |  狮子林 |  枫桥景区  |  拙政园 |  沧浪亭  |  石湖 |  苏州市植物园  |  星苏网
设计制作:星苏网团队  技术服务: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512-62992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