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园林动态>园林动态
网师往事 | 张大千与网师园

 苏州网师园是我国四大古典名园之一,它以布局紧凑,建筑参差错落,精细得体,巧置配栽而著称。

 

网师园本为占地仅有数亩的小园,然而在这个小园的平面中却另有一个封闭而独立的小庭院—殿春簃小院。

 

殿春簃小院位于网师园的西北角,庭院一侧叠石为台,台中种植芍药,称之为芍药园,因芍药花开在春末,前人有尚留芍药殿春风之句而得室名。

 

它是网师园的书斋,是很能激励人发奋攻读的处所。小院环境清幽,建筑、山石、花木布置得体,显得简洁利落、工整典雅、明快朴素和自然。

 

殿春簃外面墙上嵌有“先仲兄所豢虎儿之墓”书碑,为张大千手书;室内西侧套间里陈列着纪念张善子、张大千弟兄的书画和照片等资料。观至此,才知道原来张大千兄弟在此生活五六年之久。

 

 

 张大千(18991984)一生中有四分之一在江南度过:他到上海学习绘画、书法,去松江出家百日;而在网师园寓居期间,正是他年富力强、艺术成熟的重要阶段。

 

他以网师园为基地,外出各地名山游览写作,如去华山、罗浮山(1933年)莫干山(1935年)和黄山(1936年),有些山水画作于现场,也有不少是回苏州之后追忆画成的,如《华山苍龙岭》等,他或在题跋中写上“作于吴门网师园”,或盖上“网师园客”的印章。

 

 张大千在网师园中生子育女、侍奉母亲,更在这里广交师友,接纳门人。章太炎、李根源在这里受到款待,徐悲鸿、谢玉岑更是这里的常客。

 

徐悲鸿聘请他去南京中央大学讲授国画,把他的作品列入“中国近代绘画展览”,带至法国、意大利,首次载誉欧西,也都从网师园出发。

 

1933年冬,经吴湖帆等苏州画家倡议,成立了大型美术团体“苏州正社”,张氏兄弟热烈支持并成为特别会员。翌年张大千带正社作品二百余件(其中他的占五分之一)到北平展出引起轰动。

 

如果不是日寇侵入中国,张氏兄弟还会继续住在网师园里。他俩被迫先后逃回四川,以后大千去过敦煌、印度大吉岭摹画,上世纪六十年代后寓居巴西、美国,最后住台北摩耶精舍。虽辗转各地,却一直割舍不去姑苏之情,他忘不了虎丘、穹窿山,更忘不了在苏州与朋友的深厚情谊。抗战时刚离苏州不久,就写道谢玉岑殁时网师园中双鹤频唳,疑是谢魂来访,到晚年以后思念之意更反映在诗画之中。

 

此画为张大千八十三岁高龄时忆游黄山之作,自题“以渐江、苦瓜两尊者法写此”。老笔纵横,苍劲有力,以赭色浓重施于山体阳面,多以皴擦为之,山脚染以花青润泽,更见黄山之奇和笔墨的老辣。

 

1975年,他为叶恭绰书画集写的序言中详细追忆同住网师园的交往情况。张大千画的《风雨泛舟图》中依稀是盘门、瑞光塔一带的景色,在题诗写道“谁将折柬远招呼,长短相思无日无;契取酒壶诗卷去,一帆风雨过姑苏!”

 

1979年他画《吴中水竹居》,这是一幅写意水墨,似见网师园外南园的水网,图上题下“十载吴趋老网师,故交零落各天涯”。思念朋友之深情跃然纸上。次年又在画给长子心智的《水竹幽居图》上写了“……馆娃宫接越来溪;太湖三万六千顷,……”。

 

83岁时所写《春风燕子图》上的“半世江南图画里,而今能画不能归!”是他为无法回到第二故乡江南发出的强烈叹息。二年后在逝世之前,他还嘱咐今后要把骨灰带回大陆。

 

 

张大千逝世已经三十余年了,他若在九泉知道他为之梦萦魂绕的网师园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知道网师园仍在纪念着他,当含笑于地下。

 

张大千为网师园的历史增添了一段佳话,而网师园也将带着他的英名永久存世。

友情链接 :苏州园林名录专栏 |  狮子林 |  枫桥景区  |  拙政园 |  沧浪亭  |  石湖 |  苏州市植物园  |  星苏网
设计制作:星苏网团队  技术服务: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512-62992190